宋砚

间接性灵感暴发户

两袖清风#1

“幼帝浑,母执政。”
西楚沧都百姓间,茶余饭后总会将这六字诀颠倒倒去地当作笑料与人交谈。明面上自然是不敢的,但若身遭都是相熟之人,又无官府在一旁盯着,百姓谁不乐意咀嚼这皇家难得流传出的笑话?皇家多次出手干涉,但天下悠悠众口怎的堵的住?百姓只会私底下各样版本满天飞,传得越发滚沸罢了。
且说这六字口诀是从何传起。
四年前先帝匆匆驾崩归西,九岁的幼帝——当时寄养于皇后膝下的三皇子,被以丞相为首的皇后母族大力扶持登基称帝。原先皇后膝下是有自己的太子的,奈何太子心急想早日登上九五至尊,逼宫不成,反被先帝赐了三尺白绫,自尽于庶人府。皇后母族只能扶持三皇子以保朝中羽翼完好。始皇帝有昭令,皇帝幼庸可由母后辅政。于是便有了“母执政”三字。
“幼帝浑”就要另提皇帝母子的关系了。小皇帝即位前因其母妃不得宠且娘家势力也已倾覆,先帝就未曾对三皇子多加以培养。寄养于皇后膝下后,才开始有夫子教习官家公子早已倒背如流的三百千。再就要说小皇帝与皇后这对母子间的奇妙了。有宫人道,小皇帝虽不甚识字,却很是会识人脸色再说话做事,心肚里的计较不比大人少,人可聪慧着呐。但小皇帝瞧皇后——如今的太后娘娘为己执政,却显得很隐晦。不是宫人们及民间所猜的小皇帝会对太后娘娘执政显出理所当然的顺从,蛮叫人惊讶。小皇帝在朝堂上却又显得十分听太后娘娘的话,叫人逮不出一丁点儿不满神色,这就更让人惊奇了。太后娘娘自然是知晓的,只当小皇帝是发孩子脾气,只要不干涉到自己执政,她也不介意当一位慈母惯惯小皇帝。外界自然无法知道宫内真况,太后娘娘一道懿旨赐死几十名嚼这舌根的宫女与太监,又以几百银锭打赏检举之人,一棒一糖砸下,小皇帝的隐晦表现怎可能传得出宫门。但百姓的眼睛是雪亮儿的。小皇帝隔三差五便要换太傅,而前任太傅无一不是进过御医属一趟后才被一辆用密覆厚毛毡的大马车拉出宫门。百姓们便暗搓搓的聚在一处言谈几句,猜测小皇帝约莫是小阎王那型儿的。于是才有了“幼帝浑”三字。
“母执政”,“幼帝浑”,百姓们首看怎样顺口,次之看如何捋得出理来,于是颠来倒去念上几遍,“幼帝浑,母执政”这六字诀便在众口间传开了。这中间是否有皇家暗中加以引导,就不得清楚了。

小皇帝名唤楚徽,母妃是四妃之一淑皇贵妃,荣冠六宫,却由于醉心弄权把势而不得先帝宠爱,因母族势力庞大,先帝才不得不封了淑皇贵妃的名头给她。楚徽因母妃不得宠,所以不得先帝重视;淑皇贵妃又因楚徽不得先帝看重,对楚徽十分漠然,任由其自生自长,造就了楚徽略显软懦的性格,越发不得先帝喜爱。小皇帝就是在这出不去的循环中长到七岁那年。永和十年,先帝动手铲除淑皇贵妃母族势力,将楚徽寄养于如今太后膝下。次年,淑皇贵妃因痨疾逝于常芳苑。太后在楚徽八岁时才请夫子开始教导他一些基础功课。永和十二年,太子起兵逼宫,虽被先帝以御林军顺利地镇压了下去,先帝还是因此积郁于心,在冬至祀礼上一口老血喷了皇后半袭凤袍,当晚便驾崩归西去了。
大丧,出殡,重封皇陵。国哀未息,朝廷中争权抢势的波澜却霎时翻涌成浪。太后母族,即以丞相为首的文官一派,力拥楚徽为帝;武官一派则拥戴早年间封去了襄州一带的锦熙王登基,文武二家一时之间是斗得头破血流。
永和十三年,抚远大将军为首的武官一派突然放弃继续支持锦熙王,而后锦熙王亦表示愿拥楚徽为帝。于是尘埃落定,楚徽登基成西楚皇帝,太后垂帘听政。

一个梦境灵感

一种妖怪。

身体体积和一个较大的西瓜差不多。外形近似一枚达摩,外表黝黑光滑,绘有松针扇、大丽菊等的浮世绘,描着许多金色符文;正面是一张有些诡异的阖目人脸,红唇白粉面,抹有两团显目的腮红。
它移动时身下有一条轨道,前端不断向虚无延伸,后段不断隐没于虚无。人们即将入眠时,它才会显形变成实体,绕着人们的窗驶过,但是进不去房屋。

通常是十五六岁之前的孩子能看得到它。当孩子发现它的时候,它也会感应到孩子。
它能实现孩子的十个愿望,如果孩子能够与它交流的话。
从它实现孩子第一个愿望开始便结成了一个契约,直到十个愿望全实现后契约才会消失。
它的“身体”内是中空的,里边有一个约莫是八九岁的模样的缩小版小孩,瘦瘦的。
当它和孩子达成契约后,它的“身体”会从侧面裂开两道缝,孩子可以借此看到里边的小孩,里边的小孩也可以借这条缝将手掌伸出来和与自己达成契约的孩子接触。
没有这两道缝之前,里边的小孩也能看到外界。

“身体”里边的小孩才是妖怪,“身体”是一个壳。
它出生在大山深处,生长时全天都能显形。生长的过程中,“身体”内壁会泌出供里边的小孩食用的膏体。当它无法在白天显出形,“身体”内壁不再重新泌出新的膏体时,它便成熟了。当吃完所有膏体后,它会越来越饥饿,但生命不会消失。
然后渐渐的,它会收到虚无中的感应,开始驶向城市。它开始知道自己要去实现一个人的十个愿望。它白天在城市四处游荡,但是任何人都看不到它,触碰不到它。

当它实现孩子第一个愿望时,膏体重新泌出一层。它能得以饱餐一顿。此后每实现一个愿望,膏体会变得比上一次丰厚一层。
到了第九个愿望实现时,“身体”内壁的膏体厚得只能供孩子蜷膝坐着。但两道缝不会消失。它和孩子能互相看到,却再也接触不了。

第九个愿望实现后,“身体”表面会出现一个三十天倒计时。“身体”里的小孩也不知道实现第十个愿望后或是倒计时结束时会发生什么。

而三十天倒计时结束或实现第十个愿望后,内壁的膏体都会继续增多,然后变得石头般的硬。白天黑夜它都不会消失了。小孩仍能从缝看到它。
它开始有越来越厚重的睡意,当它彻底沉眠后,“身体”开始一点点消失,里边的小孩也会跟着消失。

一个善良的妖怪。